::: 主內容區

拉阿魯哇族

1. 工藝

1. 工藝拉阿魯哇族擅長狩獵,精於揉皮技術,因此發展出皮製工藝和製品,皮衣、皮帽是男性的主要裝扮。男子盛裝的打扮為紅色的長袖上衣、胸兜與黑色短裙加上山羊皮帽。女性以頭巾纏髮、插上公雞毛頭飾,黑裙搭配藍色或白色長袖上衣為主,並且以十字繡勾勒精美圖案作為服裝胸前的裝飾。其他工藝品則以實用為主,如日常生活、狩獵、儀式用等工具以及童玩等。

男性傳統服飾以山羊皮或山羌皮揉製皮衣、皮帽及皮褲;皮帽前鑲有貝殼、帽頂則縫有五根羽毛,其排列為左右各兩根老鷹羽毛,中間插有一根白色的帝雉尾巴羽毛。現代則以紅色布料為上衣,衣背上綴有五條三色線條,由左至右分別是黃、綠、白、綠、黃,象徵家族及族群向心力。

女性以傳統頭巾纏髮,插上公雞羽毛髮飾,服飾依照聚落可分為黑裙搭配藍色或白色長袖上衣兩種樣式;著藍色上衣主要在桃源里雁爾社,著白色上衣主要在高中里排剪社、塔鑞社和美瓏社。相傳製作公雞羽毛髮飾且配帶之,其典故是為了紀念流傳神話中幫助族人與太陽談判成功的公雞而來。

◎日常生活廣泛應用自然界各類物質材料製作生活用品,藤、竹、月桃葉、網、刳木等製成的手工藝品,應用在實際生活的各種所需。如藤類用來製作揹籃、揹架;竹子用來製作篩子等;月桃葉編蓆、竹或藤製籠、麻線編網袋、魚網;刳木製水槽、臼、蒸桶、裝小米之容器、飼料桶、刀鞘、湯匙或農具等

。另外,以竹、剡木等製作成狩獵及警訊通知用品,如弓、箭、陷阱及訊號器等。 ◎童玩拉阿魯哇族孩童遊戲工藝品有陀螺、鞦韆、竹槍、小弓、竹砲等。

◎樂器拉阿魯哇族樂器有口簧琴、弓琴等工藝品。

2. 傳說

 ◎前、後門神的故事

從前奇異時代的時候,拉阿魯哇族有兩個大門,分別是前門與後門。前門在桃源區高中里檢察哨下500 公尺處的峽岩壁,名叫ararai;而後門是在桃源區勤和里對面的尖石岩,名叫curuvaka。這兩個大門都有門神在那裡守護,前門有Avisavulangahla 守護,後門有Hlipurimacu 看護,這兩位巫師的法力都一樣強。前門神Avisavulangahla 非常照顧社內的族人,不讓敵人侵入社區。有一次敵人來偷襲拉阿魯哇族,敵人各個都帶著武器刀和槍,要用來消滅拉阿魯哇族。

前門神用他的法力,使敵人意識混亂呆滯,不自主地來到大門前,把他們所攜帶的武器留放在大門上,所有的敵人害怕地發抖,馬上就拔腿跑回去了。敵人回到部落後,大家一起檢討為何發生如此現象以致於無法進攻入內,對此深感不解,但又不甘心,而又發起第二次的進攻。第二次來的敵人為數更多,一到了大門,還是發生如同上一次的情形,甚至情況比上次還更糟,不但把武器留在大門口,還空手進入拉阿魯哇社內被一網打盡。從那時起敵人就怕了,不敢再來進犯。這就是前門神Avisavulangahla 的法力,能控制敵人,保護族人。

後門神Hlipurimacu 法力雖強,但就不太受族人們的歡迎,因為他喜歡捉弄百姓。有一天,後門神自言自語的一直在理怨生氣,就去找前門神談判:「為何總是我守護後門?不公平!」Avisavulangahla 門神就說:「那好,我們來比賽接大石頭,如果你接得到我丟的石頭,那就換你守護前門。」後門神答應了,於是兩人開始準備。前門神就在山頂上方,後門神在下方,而就在這個時候,上方大喊著:「小心了,石頭已經滾下去了,快接吧!」下方的巫師果然把石頭接住了,還把石頭丟還於上方。前門神心想原來他還真有一套,就趕快用法力把石頭燒得紅紅的,包在大石頭裡面,再把石頭滾下去,又大聲的叫道:「當心呀,石頭又滾下去了,快接吧!」後門神接到後,整個身體貼在石頭上,當場焚燒而死。

族人至今仍在流傳這個神話傳說,不知當時何等的熱度,把後門神的身體給印在石頭上。大約在七十年前(1950 年代),人印、手印、胸印,都還依稀可以在那個大石頭上看到。目前石頭仍然存在,就位於南橫公路大門後上方平臺上,可惜的是,因長時間的風化早使石頭上的印痕模糊不清,已看不到了。族人本來想要將其列入拉阿魯哇歷史古蹟,因為它是僅存的古蹟,雖然現在已看不到印記,但大石頭仍然矗立在那裡。拉阿魯哇族慶幸還好當時有余中清、廖水生、尤金土、余貴葉、余美女等五位老人家作證,他們曾經在七十年前,看過此大石頭上的人印、手印與胸印,使得此傳說讓人深信不疑。

◎射日的故事─頭目(rahli)的由來

很久很久以前,據說一位沒有雙親的孤兒少女,有一天去河邊洗衣服,有一塊破爛的木片漂在水塘上,都會漂過來擋住她。女孩把它撿起來丟掉,接著就趕快洗衣服,不久,木片又漂過來了,女孩覺得很煩,一直撿起來丟掉。最後她不耐煩的把木片撿起來夾在她的鼠蹊部,繼續洗衣服。當衣服洗完後,想把木片丟掉時,卻發現它已經不見了,找都找不到,最後就回家了。過了幾個月,女孩發現自己懷孕了,村裡的人就取笑她說:「還沒有老公,怎麼會懷孕?」女孩很羞愧,怕被人看到,所以就一直把自己關在家裡不敢出來,打算要好好的照顧肚子裡的孩子。時間過得很快,不久,她生了個男孩。孩子長的非常胖又英俊,就為兒子取名為Hla’ungali,遂獨自扶養兒子。但奇怪的是,他的生長就像風一樣快,一夜間就長到能跟村子裡的孩子一起玩。但Hla’ungali 很羨慕其他的小孩有玩具,於是他回到家裡告訴母親,就算是困難取得的東西,只要Hla’ungali 想要的,母親都能幫他拿得到。

Hla’ungali 成年了,長得非常強壯且很英俊,開始跟著大人們去狩獵。他很會射箭且每次只有他有狩到獵物,過了很久,大人們開始嫉妒他,因為只有他可以狩到獵物。於是,有一天像往常一樣,Hla’ungali 跟著大人們外出狩獵,這時大人們故意叫他去挑水,而Hla’ungali 並沒有說不,加上他身體很強壯,二話不說就去了。大人們就趁機打開他的包囊,查看他到底使用什麼樣的東西,可以輕而易舉的狩到獵物。但在查看後發現裡面什麼也沒有,只有一節骨頭,大人們拿起來,便丟掉它。Hla’ungali 挑水回來了,發現他的包囊被翻過,心理非常難過的回家告訴他的母親,母親就安慰他說:「沒有關係,給他們拿去,他們也不會用。」Hla’ungali 從那個時候開始就獨立去狩獵。

在那個時代有兩個太陽,非常的炙熱,所種的植物都不會活且都乾枯了,所以人們都以狩獵為生。而Hhla’ungali 百思不解,認為我們不能這樣下去,如此所有種植的東西都不會生長結果。Hla’ungali 心想著要去射太陽,於是就去請母親幫忙搓繩子。「母親請幫我搓兩堆的繩子。」母親嚇了一跳的說:「繩子要那麼多是要做什麼?」Hla’ungali 說:「沒什麼,妳搓好了繩子我再告訴妳。」母親順著Hla’ungali 的話,就趕緊搓繩子,每天搓成一推給Hla’ungali。Hla’ungali 終於把這件事告訴母親,說:「我們要怎麼辦?我們所種的植物都不會生長,就永遠沒有食物可吃嗎?」他表示要去把太陽射下來。

聽到Hla’ungali 這樣說,母親心裡很高興,並鼓勵兒子,於是Hla’ungali就去找同伴一同準備他們射日的東西。Hla’ungali 拿了插在家門口的茅槍,把繩子的另一端綁在上面,交代母親說:「我們要去射太陽的時候,妳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,如果在我們射了太陽之後,繩子被拉了一下,表示一個人還活著;如果繩子被拉了兩下,就表示我們兩個人都還活著。」Hla’ungali 交代後,就跟同伴兩人一起出發了。

他們兩人花了很久的時間才到太陽昇起之處,一到目的地,就開始埋伏,Hla’ungali 交代同伴說:「在我射太陽的時候,你就躲起來,千萬不要探頭出來看。」之後就趕緊到偽裝的位置躲起來等待著。太陽出來後,Hla’ungali 一箭射中了一個正準備要升起的太陽,Hla’ungali 迅速地躲在石頭底下,此時太陽所流的血卻噴灑到同時探出頭來的同伴,同伴掉入水塘死了。接著整個世界變暗了,Hla’ungali 趕緊抓住他們所帶的繩子,並且拉動一次。他的母親意會到繩子只拉一次的意思,非常難過,不知道這兩人其中是誰還活著,她帶著難過的心一直等待著。

世界暗了,人們為了光線,劈開了他們所有木材,就連杵、臼也燒完了,該怎麼辦?人們全部聚在一起想辨法,所有的動物也來參加開會,大家都決定要奉獻物品,但唯有蚯蚓和魚沒有奉獻,蚯蚓和魚牠們說:「我們不要奉獻,因為我們居住在水裡和土裡面。」眾人們很生氣的說:「沒有關係,但如果你們一出來外面就會死。」果然,現在的蚯蚓和魚只要一上地面就會死。

人們開始每天奉品祭拜,唱歌、跳舞,讓另一個太陽能高興而出來,但過了很久,太陽仍不敢出來,又過了很久,祂才從山頭探頭出來看,但又下去了。

人們很煩惱,這時公雞想到了辨法,牠去了太陽出來的山頭,跟太陽好好的約談,因為很害怕太陽仍不答應出來,於是公雞跟祂說:「如果你很怕,那明天早上聽我的聲音,我要叫三次,我在叫第一次的時候,你不要出來,我如果叫了第二次,你也不要出來,當我叫了第三次的時候,你才出來。」公雞又跟太陽打包票:「我會保護你的。」太陽答應了公雞所說的話,談完後,兩人就分開了。公雞趕回部落要找很強壯的人,陪牠到太陽昇起出來的地方,公雞帶著強壯的人趕緊去找熊皮和虎皮,找回來後,準備好東西就去了太陽出來的山頭。公雞交代那強壯的人說:「當我叫第三次時,太陽出來的話,你要趕快用虎皮遮身,並快速地擋住太陽出來的路口。」公雞第一次叫時,天還是暗暗的;公雞叫了第二次時,那個人就準備了;第三次叫的時候,太陽真的從山頭上出來了,而強壯的人也趕緊去擋住路口,太陽就開始一直走下山去。第二天,太陽又從那裡出來且也走下山去,從此之後太陽就恢復正常,人們也恢復了種植,回復到很好的生活直到現在,射太陽的故事就到此為止。

Hla’ungali 回到家裡,看到母親已老了,而部落的人知道Hla’ungali 回來後,全部落的人都很高興的聚到Hla’ungali 的家,並且封他為首長領導者,所以拉阿魯哇族頭目的產生由此而來。

3. 建築
拉阿魯哇族原本是聚落型部落,因為傳染病之流行,死了非常多的族人,為了避免再次發生同樣的情形,遂改為每一、兩戶散居各處,造就今日散居的部落型態,稱為pararana,建築型態主要有家屋及會所。
 

◎會所
建築樣式屋頂是曲線的半橢圓球形,建造材料大部分都是木頭。其大小約六公尺見方,干欄式房屋,床面距地約1.3 公尺,床則用直徑約六公分的麻竹編成。升降處樓梯,只有一架。中央有爐火,底用木板,置灰燃之。屋頂以茅草覆蓋,屋頂兩角插有vahlituru,屋內四柱橫掛竹竿,懸掛人頭骨或頭髮。
 

◎家屋
傳統家屋形體多為長方形,單室不隔間,屋頂前後(棟的方向)兩端屋頂低,約二、三尺高,以茅草覆頂,其稜角頓而帶圓,立面看時,恰呈橢圓錐體狀。梁柱以黃櫨、櫸樹、樟樹、茄苳、楠木、烏心樟等堅硬木材構成。牆壁則以茅草的莖直立排列,再以細藤編制為兩層。入口部分,左為男性入口、右為女性入口,另設有通往穀倉之門。屋內設有爐火、床臺、墓穴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