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主內容區

撒奇萊雅族

1. 產業與飲食

撒奇萊雅族人傳統產業可分為農業、漁業、狩獵三個主要類別。傳統農業以小米種植最為重要,十九世紀後因為與噶瑪蘭族人接觸,族人開始學習水田耕作技術,水稻耕作面積逐漸增加。漁業以撈捕沿海與河川中的魚類、貝類為主。花蓮平原因年末時會有候鳥類棲息,因此也有狩捕鳥類的風俗。稻穀類的農作物成為主要糧食作物,加上採集的野菜、狩獵所獲的獸肉,提供了族人營養來源。 以竹木、茅草為主要材料的傳統家屋

2. 建築

撒奇萊雅族人的家屋基地,四周多種植檳榔樹或刺竹作為區隔,並留有前庭方便曬稻米、穀物,家屋主體以生活起居的主屋為主,再於主屋旁搭建副屋,作為烹飪、儲藏之用,主、副屋之間由屋簷下進出。主屋為生活起居功能,屋頂用茅草搭建,中間高起、前後低下以利排水。屋體約有三間開闊的寬度,開一門作為出入口,進入家屋後有大廳,大廳設有祖靈祭祀的臺座,是與祖靈分享酒與食物時所用,平時放有杯子。大廳兩側有臥房,臥房以籐、竹或管蓁作為床墊鋪設於高腳床上。撒奇萊雅族的屋舍,建築工作由男性執行,以竹木、茅草為主要材料,建築工作進行前,由可溝通神靈的mapalaway 進行建屋的祈福儀式。目前屋舍建築材料以現代材料與形式漸多,但是內部隔間擺設與祭祀祖靈的臺座設置,仍具有民族特色。

3. 服飾

撒奇萊雅族人的服裝是在民國96 年(2007)文化復振運動之後,為了與阿美族區隔而由本身歷史事件與傳說所創作生產的服裝,特別具有歷史文化的意義。撒奇萊雅族的服裝在形制上有帽飾、上衣、背心、綁腿、檳榔袋等,男子年齡階級服裝分為背心與綁腿褲兩件,服裝色彩使用暗紅色與土金色系為底色,象徵不同的歷史與文化意義。

● 土金色:代表土地有心、土地有金,且重回故土。

● 暗紅色:代表祖先犧牲生命,鮮血流乾,具有追悼先祖的意涵。

● 藏青色:代表百年來與阿美族的生活情誼。

● 墨綠色:用守護部落外圍的刺竹,代表年齡階級與民族精神。

● 沉黑色:代表部落與祖靈。

● 山棕色:記取歷史事件後的逃難精神,勉勵族人不畏艱難。

● 珠白色:代表眼淚,象徵百年來民族隱匿之委屈。

撒奇萊雅族男女服飾 撒奇萊雅族服飾上的顏色皆有其獨特的意涵

4. 歌舞

撒奇萊雅族的音樂與舞蹈,與自然環境及生活作息共存,擁有不同類型的歌謠與舞步。撒奇萊雅族聚會吟唱歌謠時,常由長者帶領吟唱歌謠,年輕人跟隨長者的帶領而進行應聲答唱,並變化舞步;這種歌舞模式,有著長幼之間的社會倫理關係。撒奇萊雅族的歌曲中,有不少襯詞演唱的歌曲。襯詞歌曲是指歌詞上常用無字義的音節,結合成旋律吟頌,並在特定場合透過共同吟唱而產生社會性意義。撒奇萊雅族人目前生活中的歌謠與舞蹈,有些具有噶瑪蘭族風格,像是〈捕魚歌〉、〈婦女豐年祭舞歌〉等;有些是學習阿美族歌謠,像是〈除草歌〉;部分歌謠仍然保有撒奇萊雅族民謠風格,像是〈那魯灣婦女跳舞歌〉(又稱為〈那魯灣情歌〉),這首歌曾經風行一時,甚至改編成為流行歌曲〈臺灣好〉。這些撒奇萊雅族人生活中的歌謠,從功能意義上來說,有祭典儀式時的「祭儀歌謠」,具有娛樂、溝通與教育等多方功能的「工作休閒歌謠」,以及具有民族與時代意義的「社會歌謠」。

◎祭儀歌謠 豐年祭樂舞表演 撒奇萊雅族祭典時的演唱方式常以領唱、答唱交替的應答式唱法為主,並出現低音式的複音現象。祭儀歌謠主要有撒固兒(sakul)部落的〈豐年祭舞歌〉(lalikit),這幾段歌曲每段都有相應的舞蹈動作,邊吟唱邊變換步伐。這些步伐是搭配祭典歌曲,且僅在豐年祭時才採用,因此族人認為是祭典儀式步伐,比休閒娛樂時的舞蹈更具有莊嚴性。

◎工作休閒歌謠工作休閒歌謠包含工作、休閒時唱的歌曲,這些歌謠列舉如〈捕魚歌〉、〈除草歌〉、〈那魯灣婦女跳舞〉、〈鄉親休息吧〉、〈飲酒歌〉、〈揹小孩歌〉、〈農人休閒歌〉等,說唱故事的歌曲則有〈背袋之歌〉、〈放牛老人〉,以及婦女在豐年祭時唱的〈跳舞歌〉、〈歡迎歌〉等。

◎社會歌謠社會歌謠是因應當代社會變遷,為強化族人認同而編創的歌謠,具有強烈的社會時代意義,像是〈我們都是一家人〉(Nay takoboan ko loma’a no ma ko/Oloma kita mamin)、〈撒奇萊雅傳統生活歌〉(Sakizaya a dadiw)、〈勤奮的撒奇萊雅族人〉(Maylayan a sakizaya)等。

5. 語言

撒奇萊雅族因為達固部灣事件的影響,使得部落遷移、族人分散,以致撒奇萊雅語的使用機會降低,並因隱匿於阿美族裡,在語言中加入、借用許多阿美族語彙,但仍然具有語言上的獨特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