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主內容區

阿美族

1. 產業

阿美族人傳統產業為農業與漁業,近代則增加技術勞動類的產業。阿美族的傳統農業以小米(hafay)耕作為主;清領時代才開始接觸到水稻(panay)的種植技術;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水稻逐漸普遍,稻米並成為族人主要糧食之一。水稻文化的普遍,除了改變以小米為核心的歲時祭儀觀念,豐年祭活動的時間也調整為水稻收成後辦理,對於阿美族的文化變遷具有重要的影響力。近代因為臺灣社會由農業轉為工商業發展,技術勞力性工作機會增加,不少族人轉為從事勞力性工作,或投入中遠洋漁業,抑或在臺北、高雄都會區從事服務業等工作。

2. 建築

太巴塱傳統住屋 阿美族過去傳統部落以集會所為中心,家戶比鄰而居,部落外圍為耕地、獵場或漁區,屬於聚居型部落;部落建有瞭望臺、集會所以維繫部落安全,傳統家屋由住屋、穀倉與豬舍或牛舍等建物所構成。阿美族傳統家屋以茅草興建,為單室前門的長方形住家,每二、三年左右會在秋天把屋頂茅草換新。家屋內部以木板、竹板區隔分出廚房、客廳、寢室等不同空間,屋內的核心位置是三塊石塊堆疊而成的爐灶(paruod)。二十世紀因為社會環境與經濟產業轉型,鋼筋水泥構建的家屋逐漸增加,成為今日族人主要的住屋形式。

3. 飲食

阿美族的日常飲食除了農耕活動生產的稻米作物外,還有採集得來的野菜植物,以及捕漁狩獵所獲的魚肉類等。目前阿美族人以稻米(panay)為主食,但糯米在文化中仍然具有重要的地位,在婚喪喜慶的儀式中都會出現。阿美族人將蒸熟的糯米飯稱為hakhak,將糯米飯舂打後的麻糬則稱為toron,兩者今日都成為代表花蓮和臺東的特產。阿美族因為植物採集知識的豐富,而善於將野菜應用於飲食中,因此又被戲稱為吃草的民族,部落中常見的野菜與植物有檳榔(’icep)、毛柿(kamaya/kafohongay)、麵包樹(apalo/facidol)等。捕魚與狩獵所獲得的魚類與獸肉,為阿美族人食物中的蛋白質來源,其中獨具風味的石頭火鍋烹飪法與醃肉(siraw)非常具有文化特色。石頭火鍋是將高熱的石頭,丟入以檳榔葉做成的鍋子(cifar/kadong)當中,用以烹煮鍋內魚蝦,相當具有民族風情;保存肉類而醃製的山豬肉siraw,也因氣味獨特而具有代表性。另外阿美族人會在居家四周種植檳榔樹,收成後可作為休閒零食外,也是婚節祭祀、男女交誼時的重要食品,阿美語稱為’icep。

4. 服飾

阿美族傳統服裝的製作,最早採用以樹皮為底,並以竹針穿過香蕉絲為線縫製成的布匹;除樹皮外也使用耐磨的麻布與動物皮,黃籐則可作為製作帽子的材料。物資交換日漸頻繁方便之後,手工製作的服裝逐漸減少,二十世紀前半,經由交換得來的棉布已經相當普遍。 花蓮阿美族男女傳統服飾 阿美族的傳統服裝可分為花蓮縣與臺東縣之樣式,從頭巾、上衣、裙子可區辨其差異,色彩方面偏好紅色、黑色、白色、藍色及綠色等,服裝形制搭配顏色的運用,具有色彩鮮豔、亮麗活潑的意象。阿美族的頭目、巫師具有特殊社會地位,在重要場合與儀式時穿著長袍,配上檳榔袋與帽子。檳榔袋是阿美族人放置檳榔、石灰、荖葉、煙斗、煙草的地方,由母親製作贈送給子女,或是由女子贈送給情人,也稱為「情人袋」(’alufo)。情人袋不論平時與祭典都是最實用、常見的服裝配件。傳統服裝中的帽子,也具有區辨身分的意義,頭目與各年齡階級利用帽飾,凸顯在部落中不同的身分地位與所屬階級。

5. 工藝 檳榔袋(情人袋)

阿美族人利用自然環境中的植物,搭配手工藝技術發展出各類生活器具。木製用具有樂器木鼓、木拍板、匙等;竹製用具有竹水筒、趕鳥器、竹砲等;籐類用來編織為魚簍、魚筌等;月桃葉、空心草則可編織為草席等。此外,陶器製作也相當有名氣,以木拍、竹刀等工具,拍作成陶器形狀,在露天燒製後完成,當中以花蓮縣光復鄉的太巴塱部落最為有名。

6. 歌舞阿美族的歌謠與舞蹈通常同時存在,歌謠用領唱與答唱、吟唱歌詠及複音對位的方式,呈現宗教儀式、宴會交誼與休閒需求的不同表現,再加上舞步、隊形的變化,展現出多樣化的特色。阿美族歌謠當中,臺東阿美族人郭英男所演唱的老人飲酒歌,被使用為民國85 年(1996)亞特蘭大奧運宣傳曲,成為享譽國際性的阿美族歌謠。